我是个爱食精的女人,当男人热唿唿的精液通过我的口腔, 黏浆涂满我的舌头咽入我的喉咙时,那充满异味的灼热感, 会把我彻底的燃烧把疯狂的抛起,我的快感像在云端飘浮久久不坠。 我喜欢食精,我喜欢在口中翻搅精液的感觉, 让精液浸润口腔中每个角落让男人浓郁的体味盘据我的鼻息和味觉间, 再慢慢吞进喉咙、食道填饱我的胃,那滋味和那满足感, 会让我抓狂总要神驰目摇好一阵子才能回神, 美不可言。 我知道,正常的女人都厌恶食精,这让我觉得, 我是不是哪里有问题为什么我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别的女人 对于食精避之唯恐不及为什么我却会在男人胯下, 贪婪的吸吮精液我怀疑我是个淫秽的色情狂虽然我的外表很清纯、很正常。 我叫小虹,今年28岁。 十多年来,我每天都在想吃精子,吃不到精子就心神不宁, 直到吞下大量精液我才会心满意足的定下神来, 做正常人的事。 但是没过多久,我又会渴望下一顿精子。 我第一次食精,是国中毕业,上高一前的暑假, 也就是15岁的时候。 那年刚考完高中,爸妈把我送到美国圣地牙哥阿姨家渡假。 阿姨和姨丈有一个独子,也就是我表哥,他们两年前从台湾移民美国。 阿姨在圣地牙哥的房子很大,有五、六个房间, 社区很高级房屋四周有大草坪,后院还有游泳池。 姨丈和阿姨每天工作到很晚才回家,只有表哥每天陪着我玩耍, 表哥比我大两岁小时候就跟我很要好,我在那里过着渡假一样的日子。 这天游完泳,我和表哥分别到自己房间去淋浴。 洗完澡,我罩上一件宽大白色低领无袖T恤, 因为刚才游得筋疲力尽所以懒得穿内衣了,下身只穿上小内裤, 就到楼下客厅了。 表哥已洗完澡,穿了条宽松短裤,上身赤裸, 喝着饮料看电视。 我的T恤刚好遮得住内裤,露出半个肩,因为跟表哥是两小无猜的关系, 所以也没在意的坐在表哥旁边。 15岁的我,身材发育得相当成熟,身高163CM, 胸部两颗乳房小巧玲珑两粒浅红色小小乳头, 常常不明不白的坚挺着阴部也已长出稀疏但整齐的细毛, 身形苗条匀称还有一双同学羡慕的修长大腿。 虽然小时候常和表哥光着屁股玩在一起,但自我身体发育后, 便不曾和表哥裸裎相见。 这几天游泳,虽然知道对方身体有跟以前不一样的变化, 但也只想成是长大从未联小到性事。 我坐在表哥旁边看着电视,随意嘻笑聊着,表哥似乎比平常更多看了我几眼。 电视播出一个搞笑的节目,我不时笑着倒在表哥怀里, 还把头枕在他的大腿上。 蓦地,我发现表哥短裤管内,有根肉色棍子伸在外面, 而且就在我眼前。 我还不知那是什么,就把他裤管撩起来,看见那根「肉棒」长在他的两腿中间, 才知道那是他的阳具。 表哥不安的推开我,想把肉棒收进裤管内,但是硬梆梆的肉棒似乎不肯听话, 收进去没两下又跳出来探头探脑。 我伏下身子,好奇的摸着那根还有肥皂香味的肉棒, 表哥发出一声呻吟想把它缩回去。 我虽然未经人事,但多少从同学、书籍、报纸上得知一些男女之事, 表哥的呻吟我知道那不是痛苦,而是兴奋、舒服。 于是我继续轻轻的来回抚摸着。 「小虹……别……别这样……」「哥,不舒服吗」我看见龟头上冒出一滴晶莹的液体, 好奇的摩擦着。 「不……不是……」才几秒钟,表哥突然唿吸急促, 要抽回身子我还来不及反应,龟头就喷出一道白色液体, 直直喷到我的口鼻间我轻唿一声,又有好几道白柱喷出来, 都喷到我的脸上。 表哥满面通红,将肉棒收进裤内,急急忙忙起身, 跑回自己房间。 我吃惊的望着表哥背影,发了一回呆, 回想刚才的一幕: 「那是什么东西啊那东西怎么会喷出东西出来」热热的液体从脸上流进嘴唇, 我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一股雄腺体味冲进我的味觉, 让我产生迷样感觉身体一热,全身舒畅酸软, 像是一阵电流钻入嵴髓。 「这是什么感觉」我惊异的问自己。 停了一下,伸出舌头再舔了一下已经变温的液体, 细细体会一下味道像腥不是腥,像甜不是甜, 很奇妙的味道。 我把脸上的液体刮进嘴里品嚐,那股电流又来了, 身体酸软脸上发胀,全身毛细孔都张开了似的, 体内在神经在跳动让我虚脱了好一直阵子。 前所未有的感觉,可确定的是,那是舒畅到极点的感觉。 我仔细思索我有限的性知识, 思所半饷: 「那就是男人的射精了。 」虽然确定了答案,但还是对第一次看到射精而惊喜不已, 尤其是嚐到精液的滋味。 我走到表哥房门口,敲了一下门。 里面没声音。 我推开房门,瞧见表哥躺在床上,用枕头蒙着头。 我坐到床沿, 轻轻摇了一下表哥: 「哥……」表哥不吭声, 半响 才闷闷的说: 「小虹,对不起。 」「哥,对不起什么,刚才……,我很喜欢那样……」表哥拿开枕头, 不解的看着我: 「哥你别笑我,我很喜欢那样。 」「什么」表哥更加不解。 我的手摸着他的胸膛, 小声对着他的耳朵说道: 「你的精子真好吃。 」表哥呆了一下,我怯怯的把手伸向他的胯下, 发现肉棒还是硬的。 表哥推阻着: 「小虹,可是我们是表兄妹, 这样下去会乱伦……」「哥我不会跟你……性交的, 我只要吃……你的……精子。 」听到我的话,表哥阻挡的手一呆,我的手趁势握住他的肉棒。 我脱下表哥的短裤,让他平躺着。 我趴下身子,更近距离的观察他的肉棒。 那肉棒变得异常粗大、坚硬,昂然怒目的瞪着我, 尿道口还流着刚才剩下的精液。 我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龟头,把那滴精液舔干净, 觉得津津有味但还是觉得不够,于是我张大嘴巴, 含住龟头吸吮着向小孩吸奶那样。 我让龟头深入口腔深处,嘴巴立刻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心头有无限的踏实感也许是婴儿吸奶头那样的满足感。 不一会儿,表哥推着我的头, 急道: 「小虹, 让……让开要……出来了。 」 我还没来得及问什么东西出来,嘴巴里的龟头突然又胀大一圈, 感觉一股液体注入口腔我立刻意识到他在射精, 于是更加紧紧含住龟头。 龟头不断在跳动,我的嘴巴感觉不断涌入精液, 直到装满。 龟头停止跳动,我静静让精液停在嘴中,精神一阵荡漾, 全身舒服的感觉又来了还发起抖来。 我含着满口精液,让精液涓滴流进喉咙,舍不得吞完。 终于还是吞完了,我恍惚的神情也约略清醒。 发现表哥正在注视着我。 「小虹,你怎么了叫你都不应。 」「哦是吗刚才好像飘在半空中,荡来荡去, 好舒服。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 「真有那么舒服我还以为只有我舒服。 」「你也舒服那我还要吃……」说着,我又低头用嘴搜索他的肉棒。 「不要啦,贪心鬼,我已经出来两次啦……」表哥闪躲着。 「唔……」我不理会他的抗议,一口又捉住他的龟头。 我含着龟头,舌头绕着龟头打转,嘴唇不时咂着冠状沟, 上下来回套着。 表哥发出舒服的呻吟声,我的肉慾越发炽热, 更加卖力的吸吮着有时让龟头深入我的喉咙, 恨不得把整支肉棒吞下去。 跟刚才不一样的是,表哥并没有很快泄出来。 我嘴巴大约套了好几分钟,表哥才又泄出来, 不过没有前两次那样浓稠但一样泄满我的嘴巴, 让我心神荡漾。 好一会儿我回过神来, 表哥问我: 「真有那么好吃吗」「嗯, 真的很美味不像食物的美味,而是能挑动我神经的美味……」表哥呆呆的望着我, 喃喃说道: 「小虹……小虹……」「怎么 你不想给我吃吗」我搂住表哥的脖子。 「不是不是,只是……那东西真的很好吃吗」「真的很好吃呀, 哪给你吃吃看。 」我笑着凑上我的唇,吻住表哥的嘴。 「不太好闻耶。 」表哥别过脸。 「哪有」我抓住表哥的脸,将舌头伸进他的嘴, 跟他舌吻着。 表哥被我吻了两下, 逃出我的吻: 「好啦好啦, 你要吃就尽量吃不要给我吃。 」「真的哦,你以后要常常给我吃哦,不准小气。 」表哥顿了一下: 「小虹,那……我想看看你的……你的……身体, 可以吗」虽然吃了表哥三次精液但一听表哥这个要求, 我的脸却红了「不好。 」「其实刚才已经看到了。 」「什么时候」我惊奇的问。 「刚才你下楼坐在我旁边,衣服穿这么大,里面又没穿内衣, 随便动一下我就看到里面了。 」「真的」我低头看一下胸口,果然从歪斜的衣领里, 清楚看见乳房和乳头甚至看到小内裤。 「你好坏,偷看人家。 」我搥打着表哥。 表哥捉住我的手,嘻笑说,「你还在我身上摩蹭, 衣服歪七扭八里面早被我看光啦,害我那里……硬起来, 好难过。 」「哦真的」我再次审视上衣,发现举手投足, 很容易走光只有端坐时才会遮得住。 「好好坐也没用,你里面没穿,奶头又那么尖, 还是很有得看啦。 」表哥不说, 我还真看不出来: 「那……好看吗」「嗯, 当然啦你下楼时,我那里就硬了,等你在我身上摩蹭时, 我就忍不住快出来了。 」「我真的那么有魅力」我站到穿衣镜前,脱下T恤和内裤, 仔细的端详自己。 嗯,真的,以前都没有自己那么性感,圆润的胸部, 纤细的腰部翘翘的臀部,还有修长的双腿,显得那么匀称, 小腹下一小片稀疏的细毛顺从整齐的呈倒三角形。 更重要的是,还有一张我从小就知道的秀丽脸孔。 握这才注意,我已是十足的小美女,连我都为自己着迷了。 回过头来,表哥正直直的瞪着我看,胯下的肉棒又像棒槌一样直立, 龟头也对着我怒目直视。 我赤裸裸的爬上床,与表哥肌肤相贴着。 表哥摸着我的胸部,指尖逗弄着我的乳头,害我麻痒难当, 乳头立刻凸了起来。 表哥把手伸向我的阴部,拨开我的阴唇,不断来回揉着。 我感觉下面湿得厉害,表哥大口喘着气,突然翻身把我压在下面, 打开我的双腿将龟头顶住我的阴唇,就要插入。 我闭上眼睛,准备迎接这一刻。 却觉表哥顶着阴唇,一味喘着气,并没有插入。 「哥,快进来……」我小声要求着。 表哥却翻身坐起,背对着我,不发一语。 我慢慢坐起来, 自背后攀着表哥: 「哥, 怎么了不喜欢我」「不……不是我喜欢你,可是你是我妹, 我不能这样对你……」「为什么」「这样是乱伦 为了你好我不能跟你……作爱。 」「可是,哥……我喜欢你。 」「就因为喜欢,才不能这样。 」我想了想, 好像表哥说得很对: 「好, 那我们不插入可是我要吃你那里……」不等表哥说话, 我就趴下身子用嘴巴捉住他的龟头。 为了弥补不能插入的遗憾,我发狂似的舔着表哥的龟头, 吸吮肉棒周围轻咬着肉棒根部,又将肉棒狠很的通入喉部, 让龟头直抵我的口腔深处。 表哥只有哼哼唧唧的份,身体扭曲着,两手紧抓住床单。 看着表哥舒服的表情,我含得更起劲了,想像表哥插入我的阴道, 我用口腔取代阴道让表哥的肉棒深深插进我的喉咙, 来回进进出出。 这样过了好一会,表哥擡起屁股,一阵哆嗦, 我的嘴巴多出一股股液体想来表哥正在喷精了。 我一面慢慢吞咽精液,一面继续容纳新的精液, 真希望他永远喷不完让我成为储存精液的容器。 短短几小时内,我竟然连续吞下四次表哥的精液, 我用心体验完第四次吞精的感觉后意犹未尽的躺在表哥的怀里, 紧紧搂着他不放为表哥今天带给我的奇遇而欣喜不已。 「哥……」「嗯……」「舒服吗」「舒服得虚脱了……」「那……我们以后不作爱……」「好……」「但是要给我吃……」表哥吃的一笑: 「小虹……你真是……」「真是什么」「真是……真是……淫荡。 」「好啊,你笑我……」我用刚刚满含精液的嘴巴强吻他, 他赶忙求饶: 「不淫荡不淫荡,救命啊……」。